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网易考拉推荐

感悟追星十年遇到的人和事儿  

2015-01-26 14:25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感悟追星十年遇到的人和事儿

 

云安/文

 

 

感悟追星十年遇到的人和事儿 - 中国周刊 - 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 

有那么一类人,以前被称为追星族,现在被称为脑残粉,每当他们被人在茶余饭后谈起的时候,无不是轻蔑的语气。正因为只看到了他们超出寻常的狂热,人们会觉得这些人一定是脑子坏掉了,才会对毫不相干的人死心塌地地倾尽所有。但这些“饭”(FAN)的另一面,又有谁能看得到呢?

从2005年到现在的十年里,我追逐着一个日本团体。不远万里去看演唱会,买所有与他们有关的东西,一张CD一百多块,一张DVD几百块,一张官方照片十几块,一本杂志几十元到上百元,而其中也许只有两三页是我需要的内容。我听他们的广播,看他们的节目,和世界各地的同为“饭”的朋友在微博、微信、Line上分享着各自的感受。生活就这样过了将近十年,我看着他们从年少到老成,自己从狂热到渐渐平静,虽然这种我自认为的平静在他人眼中依旧是不可理喻。

记得之前的一位同事问到我为什么要买昂贵的正版CD,我告诉她因为这样可以支持他们的CD销量。当然她不理解,她会说几十万张的销量也不差你这一张,但是就是这种小小的参与感,会让我觉得,我在和他们一起努力。所以,站在今天的这个时候回头看,我想说,这十年很美好,这份美好也将继续陪伴着我面对接下去的人生。

在做“饭”的日子里,认识了很多同样饭着他们的或者饭着别的艺人的朋友,这个群体并不太大,让人待得的很舒心,因为关注的东西太相似,所以即使是第一次见面,也可以在几句话后聊得很开心。只因为同样是饭,彼此了解着那种喜欢的心情,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对陌生人一般的戒备,从遇到的那一刻就认定我们是同类。但人与人的交往不应该就是如此么?

 

描绘他们的人生,成就自己的梦想

在饭的群体里有几种人很受欢迎,做代购的人,提供下载资源的人,字幕组的人,论坛版主及管理员,还有写“同人文”的人。

因为我自己也在写“同人文”,所以在论坛里认识了很多同道中人,在认识的饭里,写文的人不少,但能出书的并不多,一些在圈里小有名气的写手的书在饭群里非常抢手。小文是其中的一个。

写过小说的人都知道,开头很简单,难的是坚持下去把故事写完。之前我在一个论坛做过一阵文字区的版主,不知道见过多少半途而废的好文章,本来很好的故事架构写着写着就变成了虎头蛇尾,然后不了了之。

小文是个普通的上班族,下班回家后会在论坛连载她的小说。架空的世界,全新的世界观,文笔细腻故事情节紧凑,这让她的文章很受欢迎。但是写故事的人总有倦怠的时候,她会在才思枯竭的时候跟我说写不下去了,但又在隔天顶着熬过夜的眼睛发了新的一篇更新。

小文之前跟我说过出书的事儿,她是个做事很有始有终的人,她很希望自己写的东西可以变成实物的书,来纪念自己做饭写文的这些日子。要不要合着出个本子?小文曾经这样问我,但我的懒惰让我停滞,我写的短篇小说只是做成电子书就足以让我满足,出书这种事儿想着就觉得很复杂。

最终在小文的坚持下,她完成了二十万字的长篇小说,那些文字变成了一本本厚厚的书,拿在手里很有分量,这是属于她的梦想。对此我只能羡慕,我知道我做不来,这种持之以恒的坚持,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。

你付出了什么,生活就会回报给你什么。

 

思考idol的人生,思考自己的人生,认真对待每一个人

认识茶姐是因为她做日本杂志代购,我从她那儿订杂志,每个月定期找她去取。

取杂志的时候自然变成了饭的聚会,恰好碰到一起的饭会互相翻看杂志,交流最近的节目内容,分享彼此的观点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让我慢慢了解到大家都是怎样认真地饭着自家的idol。

茶姐曾经问我,饭一个idol,你能想象到什么程度?他所有的歌你都会唱,他所有的演唱会你都看过,他所有的节目你也都看过,他的身高、体重、星座、喜欢吃什么菜、喜欢什么颜色、喜欢什么品牌的衣服你都知道。这样的程度你觉得如何,很不可思议吗?

但其实作为饭,并不是只关注这些表面的东西。

随便拿过一张idol的照片,饭就可以告诉你这是哪一年拍的,并细数那期间他在做着什么样的工作。她们关心着他接下来的工作,接到的电视剧会和谁共演,新发的单曲是不是能保持销量第一,在某期节目上他说了什么话爆了什么料,他和某个前辈的关系是好是坏,他出演某个娱乐节目的意义是什么,新拍的广告对他的发展有什么利好。

茶姐说,她做代购非常消耗精力,每天都在和日本的书商以及海关的人打交道,不但要仔细记录每个人订的内容,有的时候找到某一本杂志的刊号也是很复杂的事。因为同样是饭而不是普通的代购,因为了解那份期待的心情,所以茶姐会认真地帮每一个订杂志的饭去努力找到所要的杂志,而不是轻易地告诉对方找不到。

在每次取杂志的时候,茶姐都要搬着一大堆沉重的杂志到约定的地方。和茶姐熟识了以后,我们会帮着她搬运杂志,这真是非常消耗体力的活儿,但大家都是自愿地提供帮助。对于每一个来取杂志的人,茶姐总是招呼她们坐下聊一会儿,而不是拿完就走,就是在这每一次难得的相遇中,我认识了很多一直到现在都在频繁联系的朋友。

 

在从idol身上获得力量的时候,我也希望能让他们感受到来自饭的支持

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,很偶然地认识了团子,一个个子不高、脸圆圆的姑娘,短头发、带着黑框眼镜,总是在笑。

已经忘了第一次的见面是因为什么,但记得第二次是她参与组织了一个活动,而我被她介绍参加了这个活动。这是一个在国内十个城市同时进行的活动,每个城市找十个饭,每人做一张卡片在上边写下要对idol说的话,然后举着卡片拍成照片,再把这一百张照片装订成册送给远在日本的idol。

看似并不复杂的活动,但要想完成也并不容易。先组织大家做卡片,然后在人来人往的鸟巢前,一个一个地拍照。因为都是饭,所以经常会停下来聊天,而团子就需要经常提醒大家继续拍照。看着放在旁边的东西,提着好几个包,和摄影师解说要拍出的效果,在炎热的夏日阳光下,团子早就冒出了好几身汗。

在拍照的空隙,我和团子简单地聊天。

她说做完这件事儿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大大的心愿,她希望尽自己所能,让在海的那一边的他们了解,在这边有很多的饭在支持他们,希望能给他们多一些力量。

并不是一味的索取,而是相互支撑。

在几个月后,这个照片集顺利地送给了我们所喜爱着的他们。

 

他说希望我们因饭上他而骄傲,而我们也希望他因为我们而骄傲

对很多人来说,他们认为脑残粉的每一天都是在YY、花痴、自我陶醉中度过的。

但其实大多数饭,都在每一天的日常里平静地生活、工作、学习。

我并不忌讳别人说我追星,每到一个新公司,每次认识新的同事,我都会向大家介绍我所喜欢的idol,然后用努力工作得到认可。

追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

当你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,你一定会得到更多收获。

其实我们都知道,整个儿故事里,开始是他们的,过程是他们的,结局也是他们的。我们不过是一个过于投入的观众而已。但就是这种投入,让我学会认真做事,让我勇敢面对很多挫折,让我与很多人相遇,有的是短暂的陪伴,有的是长久的朋友。

六年过去,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有多少人因此落泪,有多少人说要连同她的那一份纯粹的心情,好好地去看演唱会。但是我记得她,她是同样身为饭的骄傲。

在人生的某一刹那,我们觉得自己已经用尽了一辈子的所有,去爱,去想念。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,那时候也只是一辈子的一个段落。我们没心没肺地忘记了一些人,然后又遇见了另一些人,然后又一次地心如鹿撞,再一次地撕心裂肺。即使这样,我依然觉得,爱的时候就要奋不顾身。

 

如果你也有或者曾经有过属于自己的追逐,那么你一定会对下边这些话有所感触。

——无论哪里都请你去,我们跟得上。

——记得和忘记都只是一瞬,可是我选择记得你,永远的。

——即使我来不及参与你的过去,也请让我和你一起看见未来。

——从来都是,我在哭,而你在笑。

——从最初到现在,我的快乐都无关于他的荣耀,只在于他是否幸福。

——你们美了我一个青春,我想和你们一起慢慢变老。

这些都是最普通的饭说过的话。

尽管有很多很多的人不理解、鄙视、谩骂,或者在网上攻击所谓的脑残粉,但我还是想说,不管什么群体都有不一样的人,不管什么群体里都有认真生活的人。尽管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如愿,从idol身上得到的力量让我们觉得世界还是美好的。虽然我们都知道,也许那些美好其实只是海市蜃楼,但是他们让我坚信我看到的是一片绿洲。这种坚信让人变得坚强,更勇敢地去面对最真实的人生。

 

《中国周刊》 官方网站:www.chinaweekly.cn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