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网易考拉推荐

对话“京锐部队”  

2014-09-22 10:03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对话“京锐部队”

 

判断车的好与坏,车主最有发言权。

 

中国周刊 记者 夏华东 

 

 

对话“京锐部队” - 中国周刊 - 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“京锐部队”相当于一个朋友圈,成员们说,在路上看到一个贴
“京锐部队”标的就很亲切。

 

采访对象:

林晨 IT技术顾问,“京锐部队”车友会会长

艾贵龙 比亚迪北京汽车模具厂工程师

王梅 北京奔驰公司财务

孙宇翔 电影放映员

Erhard breselge 北京奔驰公司工程师(德国)

 

2013年5月24日,IT男林晨跟平常一样开着他的速锐去上班。上楼的时候,他拿起手机浏览新闻,一条消息映入他的眼帘——“比亚迪速锐问题频出,车主维权遭遇保密协议潜规则 。”

这是一个车主投诉的帖子,因为跟自己的车是同一款,林晨尤为关注。

等到了公司,他一打开电脑,各大网站铺天盖地的都在谈论这件事。在林晨看来,所有的车都会有毛病,车体发热,排气出黑渣……本身也不是多大事,但这件事的影响力和覆盖 面已然不受控制了。他第一感觉是,比亚迪公关工作没做好,被媒体黑了。

很快,林晨用手机建了一个北京比亚迪速锐的QQ群。“从那天起,我就想通过这样一个平台,去解决大家用车的疑问、故障……帮助大家去节约成本,提升用车经验。通过这个方 式,我觉得至少能保护一下这个品牌。”林晨说这件事让他认识到国产车太脆弱,太缺少舆论保护。

林晨给这个群起了名叫“京锐部队”(北京速锐车友会)。目前经过认证的成员共有150名。群里的成员做各种工作的都有,也有不少汽车公司的员工。

王梅是在北京奔驰公司做财务的,她进这个群特别偶然。“之前我并不知道有车友会,买了速锐以后,有一天上早市买水果,看到路边也停了一辆速锐,跟我的一模一样,贴着“ 京锐部队”的标,我就觉得很好奇。跟那个司机互相交流了下,他介绍我加入了这个群。”

在王梅看来,尽管自己在外资品牌工作,但对国产品牌更有感情,“像我服务于奔驰公司,还是认为国产车非常的棒。性能、配置,各方面并不比外资车低,当这款速锐车开到我 们奔驰公司的时候,很多人都围着说‘奔驰没有一款车是遥控的,这款车竟然可以遥控驾驶。’很惊讶!我当时心里很骄傲!”

电影放映员孙宇翔经常组织车友会的一些竞赛活动。他说:“我感觉在外资车品牌工作的人更会了解和比较。”

在比亚迪北京模具生产厂工作的艾贵龙也是该车友会的成员,对于比亚迪的设计他几乎了如指掌。在他看来,在这里就像找到了组织一样,路上看到一个贴“京锐部队”标的就很 亲切。大伙聊聊车、聊聊改装,搞些公益活动、度假、竞技类活动,很热闹。

“这就是我们的一个朋友圈。”林晨说。他希望大家在这里可以解决车辆的问题,可以得到使用车辆的优惠,可以从中得到一些朋友。希望未来能完善成整个北京及周边最大的速 锐车友会。

 

对话“京锐部队” - 中国周刊 - 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《中国周刊》记者和“京锐部队”部分成员共同探讨着
中国自主品牌的现状与未来。

 

《中国周刊》:为什么选择相信国产品牌?

林晨:我这辈子无论会不会有钱,都会买国产车。反正车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代步工具,我愿意给国产车一个机会。当然,我觉得比亚迪努力的方向是平民都可以 买到一个不错的好车。我觉得它以后有可能发展成做豪车。

王梅:对,比亚迪是越做越好,口碑也是越来越好。我身边的人只要是之前开过比亚迪的,再买车还是会选择比亚迪。在我看来,比亚迪就是国产品牌综合排名 第一名。我为什么买中国自主车?我的回答就是“我是中国制造,所以我要买属于中国制造的所有产品,包括汽车。”

Erhard breselge:比亚迪是非常棒的,我在中国已住了一年多,看到了中国车的成长。中国一直在发展壮大,不管是城市还是人的面貌,都在改变,非常好。 我工作在奔驰公司做技术已经20多年。我相信,十年、二十年后,中国每一个人都会拥有一部车。

艾贵龙:像比亚迪的这几款车:思锐、速锐、秦、唐,光是名字,就是非常中国元素的,很容易让人想到我是在支持中国品牌,有种强大的自豪感。

 

《中国周刊》:但在上半年,很多人觉得自主汽车品牌迎来寒潮,你们怎么看?

王梅:我没觉得单是自主品牌在下降。我觉得很多外资品牌销量也不是很好。

林晨:我觉得不应该看这几个月销量怎么样,这跟整个市场有关,也跟外资车型的动作有关。在我看来,他们的动作无非是挣扎,以后中国的大部分公用车、公 交车会转向国产车。不只是态度,很多已经做到实事上了,只要做出来,我觉得民众的信心就会增加。

孙宇翔:在我看来,比亚迪、吉利和长城,在产能上都是OK的,但有些产能问题导致供不应求,主要是新能源车。实际上很多自主汽车品牌确实销量在下降,当 然也有不景气的情况。

林晨:这是整个市场需求和环境造成的。现在有很多汽车厂商,对于车型的改变,包括合资车和外资车的价格下降,这些都有影响。实际上每年的4~9月,都是 淡季。像速锐在1~4月,其实每个月销量过万辆,但这几个月就不行了。而合资车型就趁着这股淡季趁机下调价格,已经下降到国产车的范围之内。

孙宇翔:有时候销量下降是一些车主在持币观望。像下半年比亚迪的S7和“唐”都要上市,他们很多都在等待。

 

对话“京锐部队” - 中国周刊 - 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《中国周刊》记者 肖中琦/摄影

 

《中国周刊》:很多人觉得国产车有缺陷。

林晨:我觉得这是片面的。每100辆车发生事故的几率是差不多的,放在哪个品牌里面也是上下浮动的。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是做车思路的问题。德系车、日本 车做的就是一个细、认真,中国人没有那个积淀,是做不到那么细的。不是不想做好,是做不到。这就是经验之谈。一个车有无数零配件,你能控制每一个零件吗?这没有人能保 证。可能相对来说,国产车的概率要高。

艾贵龙:是的,德国人有一些细节会让你反反复复改十几遍,你都快疯了。但是买所有的车都会有漏洞。

 

《中国周刊》:像外资车或者合资车出现一些状况的时候,他们都会召回。国产品牌好像就没这种魄力。

林晨:这个情况确实不一样,如果损失是百分之一,可以去召回。但你的损失如果是80%,你还愿意召回吗?很可能这个企业就没了。而且召回的基本上都是直 接与安全相关的。实际上国产车不会说有大毛病。

艾贵龙:国产品牌本身口碑就不是很好,如果大范围召回的话就会引起市场的不良反应。

孙宇翔:我觉得这其中需要媒体正确的引导,面对同样的缺点,说合资品牌会说得很婉转,但说国产品牌会犀利。这会给读者一个误导。不是车主的话,大家就 会觉得合资就是比国产好,其实两个是同等的。如果它真有问题,你去攻击它,是鞭策,这是正确的。但是跟合资品牌差不多的情况下,希望媒体们不要恶意地攻击。

林晨:合资品牌是国外的牌子,国外的技术,中国的人力,首先他们名气要大,名声要好。但是我们现在国产品牌也在搞研发,不研发的企业终归还是属于依附 性的。别人倒了,我们也就倒了。

艾贵龙:所以说国产品牌还是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。

孙宇翔:还是说要,提升自己的质量,提升自己的技术,提升自己的产能。很多人都在摇号,想买没有车,那只能转到其他品牌。在这种机会面前,国产品牌一 定要抓住。

 

《中国周刊》:你们觉得政府部门应该怎样对待自主品牌车的发展?

艾贵龙:现在一些城市的公车改为自主品牌车,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带头作用。有人说现在国务院采购了很多E6,未来我觉得这方面会得到很大的改善。但是,有 的也不好说是不是因为地方保护而会导致发展不均衡,好的东西得不到发挥。

林晨:甭管是什么品牌,它只是众多车型中的一个。当你不懂配置,不考虑安全的时候,很多人可能会去选择那些更为看好的品牌。没有车的人,如果走在大马 路上看到公交车、出租车都是国产品牌的,自然而然的会相信国产品牌,慢慢建立对国产品牌的信任。

艾贵龙:对,我觉得现在很多人买车,其中很多都是人生第一辆车,他可能根本不懂,没有自己的主观意识,完全在听别人说什么。就是说合资品牌积累下来的 口碑,也是国产品牌和它们的一个差距。

林晨:最近比亚迪又发现一个新的技术——做电池,重点在于这个原材料在中国。这样的话会节省很多成本,当然能量密度也会提升。国家的政策加上技术的进 步,我觉得这两者组合起来,春天是真的要来了,尤其是新能源车上。所以我下辆车一定会买辆新能源车。

艾贵龙:我也非常看好。

 

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周刊手机客户端


IPhone版   Android版

 

《中国周刊》 官方网站:www.chinaweekly.cn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