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网易考拉推荐

处处机巧  

2014-12-22 15:20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处处机巧

 

土楼将中国传统“夯土版筑”的生土建筑技术发挥到了极致,是世界建筑史上的生土典范。

 

中国周刊 记者 宋梅

 

 

处处机巧 - 中国周刊 - 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集庆楼为永定现存圆楼中年代最久远、楼梯最多、结构最特殊的一座圆楼。(陈军/摄)

 

“1918年正月初三福建永定大地震,当时城关很多砖木结构的房屋倒掉一大片,连县城的城楼都倒掉了,但土楼却大多安然无恙,只有南溪南中村的环极楼,在地震时裂开了3米 多长、近20多公分宽的一条大口子。可意想不到的是,在地震后数十年间,这条裂缝竟奇迹般合拢,仅留下一条1公分宽的细长裂痕。”永定土楼人每当谈及土楼建筑的独到之处时 ,必会提到96年前的这场震级强度达七级的大地震,永定客家土楼文化研究会会长胡大新自然也不例外。

如今,环极楼上的这条小裂缝,已成永定土楼群最令人称奇的一道风景线。胡大新告诉《中国周刊》记者,这是由于圆楼土墙的向心力和木架构的牵引作用,使这道裂缝自己慢慢 愈合,而且整座土楼至今屹立不倒。

作为建筑史上的奇特现象,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,土楼的结构和建材的妙用,备受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关注。究其原因,土楼的设计结构和建材使用所产生的特殊性质,是震后土楼 不倒的根本所在。

北京市某建筑设计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资深总工程师在接受《中国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说,现代民用建筑设计共分为5个专业,即建筑、结构、采暖通风、给排水和电气。福建土 楼最早产生于唐宋之际,成熟于明清之时,在那个年代,整个中国乃至全世界,基本都还没有用上电,所以除了电气一项,土楼在其他方面均大有可圈可点之处。

 

固若金汤,巧取建材

有人说,建筑是凝固的艺术,是历史文化的物质载体,是社会文明的集中体现。早期客家先民吸收了中国传统建筑规划的“风水”理念,为适应聚族而居的生活和防御匪兽的要求 ,巧妙地利用了山间狭小的平地和当地的生土、木材、鹅卵石等建筑材料,将土楼打造成一种自成体系,具有节约、坚固、防御性强等特点,又极富美感的生土高层建筑类型。

土楼,通常是指以生土墙和木构架共同承重,具有突出防卫功能,围合式聚族而居且两层以上的民居建筑。其特征是坡顶小窗,外貌如土堡,底层饲养家畜,顶层贮存粮食,中间 为木结构围廊式的集体居住空间。

土楼,又俗称“生土楼”。它是以生土作为主要建筑材料,掺上细沙、石灰、石块、竹片、木条等,利用将未经烧焙的、按一定比例的沙质黏土和黏质沙土进行拌合,再经过反复 揉、舂、压建造而成。楼顶覆以火烧瓦盖,经久不损。土楼最高可达四五层,能供三代甚至四代、近千人人同楼聚居。而以生土作为主要建材的建筑物是最古老的建筑形式之一, 古今中外莫不如此。这位低调的建筑专家这样向记者介绍。

而土楼集中的永定县,地理环境却是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的山区。通过采访,记者了解到,土楼选址通常遵循的两个原则:先是从生产和生活角度考虑,注重选择向阳避风、傍水 近路的平地为楼址;再从土楼的外部环境来审视,以前方开阔,后方坚实者为佳地。通过长期的建造实践,土楼设计者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砌墙基工艺。在以生土为主体的建筑材 料中,成比例地混入了石块,以增加墙体的强度,这种做法就是使生土变成传统的“天然混凝土”,并在砌筑技法上加以改进。

诸如,建造者大多选择溪流中的大块鹅卵石充填墙体,尤其是墙基的砌筑,遵循石块大头在内、小头在外的砌筑原则,而且两边都是如此交叉,使之连结为浑然的整体。这种结构 的特点是防扒、防挖,是因地制宜且非常科学的设计。除此之外,土楼墙体的建筑,大部分在下部中间墙里面埋藏有大根的立木,这也是受到古老建塔“木筋”的启示。墙体中间 的立木混藏着坚硬的石头,既不能砍又不能锯,这足以让企图挖墙的侵犯者望而却步。

仅用土石夯筑,不用钢筋水泥,土楼便能坚如磐石,让人倍感不可思议,于是,有人说是因为里面加入了一定比例的糯米饭、红糖水和蛋清。对于这种说法,永定土楼振成楼楼主 林日耕颇不以为然。

作为“土楼王子”振成楼第三代主人的林日耕,青年时代曾直接参与过十余座土楼的建造,他说,他从来没有见过在生土中添加糯米饭、红糖水或蛋清,外墙建材主要用土、石和 细沙,内部则用竹条、黄木和杉木,这生土加竹木起到了现代钢筋水泥的功效。

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古代及近现代初期,普通民众的温饱问题尚不能保证,很难能有足够量的糯米、蛋清可用于建筑材料上,尤其是红糖更是金贵。据史料记载,民国初年永定地区 的人均用糖量一年仅为一斤左右,因此,糖在当时堪比奢侈品。那么,用这样昂贵的食材建造如此体量硕大的土楼显然是不切实际的。

 

结构精良,巧借地势

福建永定位于亚欧板块与太平洋板块附近,地壳运动较不稳定。这就需要永定土楼坚固抗震,否则极易跨塌。客家先民从以往的地震中吸取教训,在夯墙时,把竹条当作如今的钢 筋放到墙内,由于竹条坚硬又极富弹性,整体性能良好,所以地震发生时,墙内的竹条会被拉直,使墙体不易倒塌,震后,竹条会受到圆楼回心力的作用,自行复合,从而取得抗 震减震的良好效果。建筑总工从建筑结构学的角度为记者解释了环极楼的奇迹。

在版筑的夯土墙内添加立木和木筋骨架的发明,虽然材料的性质不尽相同,各节点亦存差异,但就其本质而言,它就是现代材料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结构的鼻祖,至少是对这种现代 成熟技术发明的先行与启蒙。建筑学家又如是说。

而所谓版筑,就是指筑墙时用两块木板(版)相夹,两板之间的宽度等于墙的厚度,板外用木柱支撑住,然后在两板之间填满泥土,用杵筑(捣)紧,筑毕拆去木板木柱,即成一 堵墙。

北宋崇宁二年(公元1103年),北宋官方为了规范建筑设计施工颁行了《营造法式》,此乃我国古代最完整的建筑技术书籍,可视为当时的建筑国标,其目的是为了统一各种建筑 的设计、结构、用料和施工。它明文规定了房屋的高度跟墙的厚度是成正比的,比例关系为3∶1。也就是说,高3米的建房,墙厚必须1米。如果以此为标准,如振成楼墙高约为13 米,那么它的底层墙厚应该在4.2米左右。而实际上振成楼的基础墙厚仅1.3米,这不得不说客家人并非食古不化,完全生搬硬套《营造法式》的理论指导,而是参照系数灵活运用 ,这其实也是在《营造法式》基础上的一种技术进步。

据土楼居民介绍,土楼的大门一般都是用厚达十厘米的杂木制成,外钉铁板,门上还设有漏水漏沙装置,以防火攻。遇险时,楼内有暗道供居民逃生;遇火时,青砖砌成的隔墙可 有效阻隔火势的蔓延。

初溪村的集庆楼由徐氏三世祖建于明永乐十七年(公元1419年),距今已近600年,为永定现存圆楼中年代最古老、结构最特殊的一座。一般圆楼,小的设置两处公共楼梯,大的设 置四处楼梯,底层相通且层层环廊通达,相互往来,十分方便。唯独此楼,竟有72道楼梯,把全楼分割成72个单元,木结构均靠榫卯衔接,不用一枚铁钉,与厚度近2米的生土墙一 道穿越了近六个世纪的风霜雨雪,岿然挺立。

据胡大新介绍,客家先民在建造土楼时并无图纸,全凭实战经验,口口相传,便能对土楼的布局、结构、比例尺度精准把控,并将中国古代先哲“天人合一”的哲学观和自然观完 美结合在一起。

 

天时地利,巧用心思

地处北回归线附近的永定,开门见山,丘陵广布,日照时间相对较短,而土楼大都是封闭的,且不设阳台,因此,采光就显得尤为重要了。由于绝大多数的土楼坐北朝南,而太阳 东升西落,所以到了中午,太阳便可照到天井,使得楼内光照充足。尤其是圆楼,面积越大,日照面积也就越大,得到的光照就越充足,太阳可以照射到每一个死角,同时又达到 防潮防湿的作用。

亚热带的气候,使永定地区夏季炎热又复杂多变,加之为多山地带且处于东南沿海的腹地,受台风影响较大。为防风隔热,在建造土楼时,借助模夹板,经过反复的揉、捣、压、 夯筑成一至二米厚度的、厚实严密的墙体,这样不仅可以抵御台风的侵袭,而且土枪土炮打不透,夏可抵暑气,冬可抵冽风,自动调节室内的温度,冬暖夏凉,还可防范来犯之敌 。

记者在永定注意到土楼的屋顶大都采用“人字形”的双坡屋顶,这也是因为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,使永定降水量丰沛,当雨季来临时,“人”字形屋顶就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 其屋顶的外坡要比内坡长,这有利于防止雨水下渗到土墙而引起的坍塌。加之其墙角用石料砌成,往往也比较高,这就可以防止发洪水时墙角被冲垮的隐患。土楼是土做的,最怕 的就是水,客家先民充分发挥了聪明才智,解决了这一关键的问题。

在给排水方面,每一座土楼内都设有自打水井1—2口,可满足全楼的用水需求。自设的排水道隐匿于青砖之下,既不影响观瞻,又巧妙地将生活污水排至土楼之外。

冬暖夏凉的土楼,就地取材,循环利用,以最原始的形态全面体现了今人所追求的绿色建筑的“最新理念与最高境界”。土楼的建造技术,把中国传统的“夯土版筑”的生土建筑 技术发挥到了极致,被建筑学界誉为世界建筑史上的生土典范。

已故的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罗哲文曾说过,福建土楼的价值主要体现于两个方面:一是独特的建筑造型,二是独有的文化内涵。土楼的建筑布局以及村落的布局是非常合乎建筑 理论的,这种建筑可以融合到自然环境里,成为“天人合一”的典范;土楼在建筑上属于特殊类型,既非汉族风格,也非当地风格,但又非常符合建筑美学上“实用、美观、经济 ”的三原则。

“淡青、粉白、金黄、月牙、半弧、正圆……每天,随着日影摇移,造型各异,鳞次栉比的土楼不断变换着外部的墙体色彩和内部的轮廓曲线,在闽西的锦山秀水间不动声色地展 示着人类建筑杰作的妙不可言和神奇瑰丽。”胡大新如此赞美着他的家乡。在这个研究土楼20余年的文物工作者眼里,永定客家土楼是举世无双、独一无二的建筑奇观。

 

《中国周刊》 官方网站:www.chinaweekly.cn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