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网易考拉推荐

故乡的河,只在记忆中流淌  

2013-06-21 14:44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中国周刊

 

故乡的河,只在记忆中流淌

 

父亲曾经给我手绘过故乡地势图,告诉我,故乡之地,地势虽高却平,状如龟壳,地面上河道交错,形如龟纹,俗称乌龟地,讨口彩取其谐音,祖传富贵地,既富且贵之地。

 

中国周刊  文/朱学东 

 

封面故事

 

- 1 -

我自小在苏南鱼米之乡生活。

小的时候,故乡到处都是清粼粼的沟渠池塘,河岸边不是良田,就是郁郁葱葱的杂树杆棵,鸟栖蛇游,蛙鸣鼠窜,一片风水宝地。

那时,我家门口往南不到四百米处,有一条碧波荡漾的小河。东西向,长约500米,最宽处,也就六七十米。

河分四段,其中三段总名小漕河,分别为东小漕、中小漕、西小漕,而另一段,是条圆形的大池塘,俗称葫芦头。

小漕河各段之间,有低坝涵洞作为区隔,也是水流相连的关隘,黄梅天发水时,清淤的河泥船可以自由地撑过低坝。小漕河各段和葫芦头连在一起,整个小水系状若一个葫芦,向 东在前桥南边由涵洞流入永安河。

永安河是当年故乡南来北往的重要水路交通,也是故乡最重要的水系之一,我们村大多数河流,最后都是东入永安河。

这几段河分属河两岸附近的村庄,我们村最小,却独自拥有葫芦头,还与邻村共享西小漕,中小漕也有一份。大约是因为附近朱氏宗祠在我们村的缘故吧。

“民国时就是这样划分的。”父亲告诉我。

每年夏天,我都跟着堂叔及村里的兄长们在中小漕西小漕和葫芦头玩水。

那个时候,两岸高埂地上绿树杆棵成荫,河里虽然养有一些喂猪用的水花生水葫芦,但在正午的阳光下,清澈的河水泛着粼粼波光,渴了张口就可以喝。

河道里通常停搁着一条木船,俗称河泥船,用来清理河底淤泥用的。

夏天的午后,一群半大不小的男孩,在清凌凌的水波里,最喜欢的就是围着河泥船玩水,或从船上跳水,或把船翻转,躲在下面,尤其大人来找的时候,最适合躲船舱底下了,船 舱底的弧形,罩着一大块空气,给孩子们足够的时间躲避。

赶上夏日阵雨,也常躲船舱底下。

几个人使劲晃动河泥船时,河里的鲢鱼受惊,通常会跳出水面,有时落在水花生上,那对男孩们来说更是意外之喜,谁要是抢到了,用杨树枝条穿过鱼鳃鱼嘴,那个高兴劲,难以 言表。

偶尔,稍大的孩子也喜欢拖着河泥船,越过低坝,进入另一条河继续玩。反正,彼时河水,水质都是一样的好。

 

- 2 -

记不起具体那一年了,在国内流行围湖造田的时候,我们公社没有湖可围,多的是沟渠池塘,于是提出了一个口号“填塘埋沟”,为的是增加种粮的农田。

父亲后来告诉我,当年填塘埋沟的时候,谁也不觉得可惜。毕竟故乡到处都是水面。

于是,河岸边的树砍了,杆棵铲了,低坝用木板和灌土的麻袋筑高了。河边上架上了抽水机和马达,发电用的拖拉机,搭起了守夜的窝棚,东小漕和中小漕的河水,就这样白天连 着黑夜,在马达的轰鸣声中,清凌凌的河水变得浑浊了,顺着灌溉渠,汩汩流向远处的河流。最后东中小漕河被抽得见底了。

鱼虾捞尽之后,开始动员人力,挖土填河。

故乡河岸两边都有一块高埂地,要高出农田,比之河底,更是显得高大威猛。

填塘埋沟是个非常辛苦的活。不过,我们大队填没东中小漕的时候,倒也没费多少工时。

“我们大队有个基干民兵排,当年很有名的,有炸药,公社和武装部批准我们使用炸药,炸开高埂地,这比其他大队填河省了好多力。”父亲告诉我。

我的记忆中已经没有这个炸药填河的记忆了。不过,我还记得葫芦头西端填埋时的场景,跟父亲聊起来,父亲说,那也使用炸药啦。

东小漕和中小漕后来变成了水田,没了鱼,只有黄鳝青蛙。葫芦头西端也变成了水田,一开始的地质并不好,没水的时候,生产队种了一些香瓜西瓜。

我们春天偷钓夏天玩水转移到了西小漕和葫芦头,不过,西小漕河边杂树多,树少能下水处,浅滩少,深沟多,不好落脚,加上河宽,适合偷钓,不适合小孩嬉水。

葫芦头则不然,南侧由浅入深,北侧则稍深。其实原本其地势也非如此,而是西端填没之后,把葫芦头原有的河底改变了。

我们嬉水渡河偷瓜,故事都发生在葫芦头。

每年夏天,葫芦头北侧老田和西侧新田里生产队都种经济作物香瓜,虽然派有人看地,但小男孩们都有过一会儿潜泳一会儿透气,从南侧游到北侧,悄没声息爬上发烫的地面,爬 进瓜地,偷摘几个青皮或黄皮的香瓜,然后抱着悄然入水,或先把瓜扔向南侧水面,或手举香瓜,踩水而过,然后在南侧水里,肆无忌惮地分享收获的快乐。

葫芦头西端造出来的新田,分田到户的时候给了我堂叔家,原本那里也有堂叔家的旱地。

 

- 3 -

分田之后,故乡的经济迅速发展了起来,东小漕、中小漕、葫芦头西端填埋而成的新田,也渐渐变得肥沃了。

彼时,故乡的工业也迅速发展了起来,尤其是印染业,接着是小化工厂。先是永安河永胜河上飘起了油花,泛起了死鱼,渐渐河水变色了。

接着,乡村公路迅速取代了水路运输,原本忙碌帆影憧憧的永安河,如今泛着臭味,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,除了河边的居民偶尔还会骂几句娘。

不过,西小漕和葫芦头里的水,到很晚还是很清澈的,弟弟前些年还去摸野生的螺蛳呢。

我家乡经济比较落后,一直到很晚,苏南模式已经到晚期的时候,村子南边的良田才被征用建了厂房。

当年东小漕和中小漕靠炸药填埋出来的土地,依然还在。不过,它们北侧民国时期就是良田的地方,全部造上钢筋水泥的厂房,西小漕北侧的当年的桑园和稻田,也造成了厂房, 而当年葫芦头填埋出来的新田,以及我们曾经偷瓜的良田,如今也造上了厂房,边上还有垃圾堆!

在原来小漕河原址附近,邻村有人挖了池塘,专门用来养鱼。

拐了一个大弯之后,当年填塘埋沟的青壮年如我父亲,觉得荒唐透顶:“白白浪费那么多人力,还有炸药啊。”

前些年故乡又推广万亩良田,并村上楼,为工业和城镇建设置换土地,其实背后瞧上的,还就是那些村前村后的宅基地、竹园、自留地和密布的河道。

 

- 4 -

前些年,父亲曾经给我手绘过故乡地势图,告诉我,故乡之地,地势虽高却平,状如龟壳,地面上河道交错,形如龟纹,俗称乌龟地,讨口彩取其谐音,祖传富贵地,既富且贵之 地。

我们村子向南五百米内,过去除了小漕河和葫芦头一条外,另外还有两条东西向的河流,流入永安河,水势平缓,水波清莹,也都是我们小时候钓鱼嬉水的好地方。

按照老风水的说法,出门一里三横河,水清则灵,好地方。

可如今,故乡的河,只在记忆中流淌。

小漕河大半没了,留下的西小漕和葫芦头相加不过百米,且水有异味,另外两条,早已是被水花生杂草淤泥填埋,就像沼泽一般了,每年夏天,也会泛出异味来。

我们那个小村所拥有的十来条小河,没有一条的水是清的。

经济发达之后,地方政府也曾花大力气给剩下的河道清淤治污,但好景不长,河水依然如故。

听说因为河流治污很难,故乡又准备退耕还湖,或者另开新河道了。

就是不知道,清粼粼的河水,何时能够在故乡重现。没有人知道。

 

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周刊手机客户端


IPhone版   Android版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