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网易考拉推荐

马东:喜剧不单是个“乐”  

2013-02-21 14:17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中国周刊

 

马东:喜剧不单是个“乐”

 

“我真正的遗憾是,春晚是应该高高兴兴的,但我们现在的作品真的就只是高兴。往往是你有别的追求的时候,你才能得到真正的喜剧效果,你单单追求‘乐’,最后什么都没有 。”

 

中国周刊 记者 张亚利 北京报道

 

春晚总导演

马东。摄影 商华鸽

 

1983年春节时,15岁的马东不能和父亲一起在家过春节。那一年,是央视的第一届春晚,马季是首届春晚的主持人和演员。他的相声让久被压抑的国人开怀大笑。

28年后,马东成为春晚的语言类节目总导演,可是春晚能给人们的笑声已经越来越少了。

 

“就当对你父亲致敬”

马东和父亲马季的职业之路完全不同。马东是电视制片人,而马季是相声演员。马东从来没想过要子承父业,马季说过,儿子不是说相声的料。可是,在2009年,马东还是在春晚 的舞台上说了段相声。

从小,马东与“相声”的关系就很微妙。他怕被同学叫“小马季”,但在耳濡目染中,又对相声圈儿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亲近。马季不希望儿子说相声,发现儿子“偷听”自己和徒 弟姜昆研究相声,就毫不客气撵他出去,希望他能有自己的爱好。

18岁,马东远赴澳大利亚求学,学的是计算机,可在异国,他却迷上了胡瓜主持的脱口秀节目。26岁时,他逢人便说“澳洲不适合年轻人发展”,“为回国制造舆论”。27岁,马 东回国后又跑到北京电影学院读学位,人生方向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儿。

1999年起,马东成了湖南卫视《有话好说》的主持人,两年后,他进入央视,先后担任《挑战主持人》、《文化访谈录》两档节目的制片人、总导演和主持人等。

2009年春晚的总导演是郎昆,他也是央视戏曲音乐部的主任,是马东的领导。在他眼里,与自己同为“海龟”的马东年轻有为,且与文艺界联系紧密,手下还有个“80后”的新鲜 团队,有意培养马东。郎昆对马东说,“做电视文艺而没跟过春晚是一种遗憾,你愿不愿意到春晚里来‘锻炼’下?”

这对马东来说是无法推辞的“诱惑”,他毫不犹豫答应了。“央视春晚是电视文艺最大的一台戏,平台太大了,谁都想知道它是怎么运作的。”

那一年还有一位语言类导演廖云,是资深导演,马东与她合作,各负责几个节目。马东管一个相声,叫《五官新说》,设想是郎昆提出来的,说能不能把马季早期的经典相声《五 官争功》再弄一个?不少相声作者们都觉得经典不好复制,但郎昆还是把这个活儿交给了马东。

还是群口相声,一个脑袋带四个五官。马季的《五官新说》讲的是马季得了相声比赛的大奖,五官都来争功。而马东则想出了一个“五官推责”的主题,和相声作者赵福玉一块儿 拉出了架子。“那几年,我觉得在工作和生活中推卸责任是社会普遍现象,如果能用一个作品描述挺好的,开始定的名字叫《五官诿过》、《五官推责》,都觉得不上口,郎昆说 就叫《五官新说》吧。”

“脑袋”本来定为姜昆,演“五官”的演员刘伟、郑建、周炜、大山也定了。但姜昆后来选择了马东创作的另一个相声《我有点晕》。剧组必须重新找个“脑袋”,考虑过很多演 员,总觉得不太对,前面有个马季的影子。

有天开会的时候,郎昆坐在马东对面端详半天,突然说:干脆你自己说算了。马东忙说,我没说过相声,不会说。“你就当对你父亲的一种致敬。”马东被这句话打动了。

说相声不是马东的专业,刘伟、姜昆一句一句教他,好在这个相声的骨架子都是他自己拉出来的,词儿、包袱也都很熟悉。和其他演员排练了几天后,《五官新说》就被拉出去压 场(正式演出前的“试演”,探探观众的反应)。

第一次亮相是在人民大会堂的中直机关联欢会上,这是马东第一次以“相声演员”的身份站在舞台上面对观众。演完后,郎昆对马东说,反响比想象中要好。马东心中的石头这才 放下。

《五官新说》顺利获得终审,最终登上了春晚舞台。

 

“欢乐祥和别添堵”

2009年,马东开始参与春晚之前,已经很多年没有完整地看过春晚了。马东特别进行了一番恶补。他发现,能够真正逗乐观众,又能产生影响的节目,都是想“说点什么”的作品 ,比如马季的《五官争功》,姜昆的《电梯奇遇记》,陈佩斯、朱时茂的《警察和小偷》,赵丽蓉的《打工奇遇》……这些充满讽刺意味的相声和小品,不但没有“添堵”,反而 让中国人乐了很多年。

可那些二三十年前的笑声,想在2009年重新响起,却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。

“欢乐祥和别添堵,这是春晚的基调。但是有些讽刺作品并不是添堵,而是说完了更欢乐,真正的讽刺是欢乐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一说讽刺,一说现实,就看成添堵,这是一种狭隘 的认识。近些年的春晚,对这一辩证关系的认识上有些模糊。”在“奔着乐”去的路上,马东希望自己能尽量“说事儿”,“如果创作者不下决心想说事儿,创作动机本身的含金 量就够呛,做不到文以载道,至少要言之有物吧。”

2009年春晚的一个相声《我有点晕》也是马东长期酝酿的一个东西。那几年,马东觉得社会变化太快,让人有点儿晕。他提出了这个创意,姜昆也觉得可以写。

导演组组织了两三次年轻人的座谈会,参加的既有相声作者也有普通大学生。马东上来就问,有没有同感?结果大家都有这个感觉。一桌30个人一起开会,挨个说,什么让你晕的 ,举例子,把大家说的整理起来,交给相声作者理出来,再由姜昆不断地去压场,剪掉多余的,丰富合适的,一个相声就渐渐立起来了。

就这样,没想过“子承父业”的马东不但说了相声,还当了回相声“创作者”。一个相声从创意到登上春晚舞台,需要经过漫长的过程,先在春晚大主题框架内确定题材方向,再 结合当年的热点写本子,找演员碰包袱、压场试验,一步步过审。“春晚导演是保护节目的,因为节目都是自己的,审节目的是领导。”

马东告诉《中国周刊》记者,春晚导演的作用更多是在“执行”,因为创作的每一阶段,都要向上汇报。春晚导演的“生杀大权”,更多是外界的猜测。

到第二次担任春晚导演时,马东已经学会了“偷懒”,不至于让自己太累,“因为你已经知道哪些东西努力后可以改变,哪些再努力也没用。”

 

“明知有个郭德纲”

2011年,一改前几年的“竞标”制,央视直接任命陈临春、马东、柳钢共同担任兔年春晚导演,马东全面负责语言类节目。该届春晚上共有10个语言类节目,是近年来语言类节目 保留较多的一届。

马东自己对那一年的节目定的调子是“幸福”,“人的幸福,不是‘你幸福吗’的幸福。”

此前,2008、2009、2010年讲的是“盛世”、“国家的辉煌”,马东提出来应该关注“人的幸福”。“幸福有很多含义,包括痛苦。到我这个年龄,回想以前遭罪的事儿,都是幸 福。不过这个主题没有完全实现。有各种各样复杂的理由。”

马东颇为得意的是自己牵头创作的相声《专家指导》。“那两年社会上哪来这么多专家?什么都听专家的就没法活了。”苹果要增值,把他“埋起来”(保定话),这是相声里理 财专家出的“馊主意”,而姜昆最后那句“把那些个专家都‘埋起来’”,更是让网友大呼给力。不过,马东认为这个相声还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,“春晚舞台有很多不可知 的因素,但至少我还是在说事儿。”

当然,马东也有遗憾。他力推的讽刺黑家教的新相声《一对一》最终没能上春晚。《一对一》是央视相声大赛的一等奖获奖作品,在马东看来是非常好的讽刺现实的作品,言之有 物,这是马东很早就定下来的一个节目,全组的人都知道马东在推这个节目,但最终还是因为演员太新没成功,“春晚是很欺生的舞台。”

在相声这块,马东有个心结,就是郭德纲。

“作为语言节目的导演,明知道有个郭德纲,谁不愿意搬到舞台上来?”马东很喜欢郭德纲,手机里下载了不少郭德纲的相声。可一方面,郭德纲在公开接受采访时说,要上春晚 ,“得让我说是相声的相声”。另一方面,央视对相声内容的把控从来不会让步。

“那两年我们都很想让郭德纲上,不是他不想上,而是台里上不了,我们做了很大的努力,还是上不成,也就没有跟他联系,联系了也没意义。”马东说。

没能争取到郭德纲,2011年,脱离德云社不久的李菁、何云伟被推上了春晚舞台。二人表演的相声《独家录制》,模仿各种人和现场的声音,该节目后来被一些网友评为“最垃圾 节目”,认为是春晚对郭德纲“公报私仇”。“我当时很希望能够有所谓的剧场相声进入春晚舞台,还专门去现场看了几场他们的演出。原来是学电台,相关领导觉得不合适,就 改成了学唱片的形式。”至于节目效果,“就是一个传统相声。”

2011年春晚前后关注最多、争议最大的仍然莫过于赵本山的小品。作为独占春晚舞台20年的“小品王”,本山大叔在央视春晚的地位也非常特殊,一般可以直接进入最后两审。“ 知名艺术家的节目我们不用去想,想了也没用。”马东称,“作为导演就是为他们做好服务。”

那届春晚还有一个不太可乐的相声,由大山等外国人说的《四海之内皆兄弟》,那是为了宣传孔子学院特意上的节目。

 

“不着那份急了”

2011年央视兔年春晚之后,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肖鹰在某报纸发表了题为《春晚导演莫学“苏紫紫”》的评论文章,点名对兔年春晚语言类节目总导演马东提出质疑,批评春晚语 言类节目“低俗”,赵本山小品“丑化农民形象”等。为此,马东专门开通博客发表文章《真人版“专家指导” 答清华大学美学教授肖鹰老师》,进行“回击”,措辞激烈。

如今的马东对这场“骂战”早已淡然,当年不少媒体在报道中援引指出“马东称春晚不是办给精英看的”。马东说,“这是断章取义”,又反问,“现在精英还看春晚吗?”马东 坦言,自己就是个很少看春晚的人,甚至春节都是在国外度过的。

这几年,“骂春晚”已经成为春晚之后的全民“节日”,作为春晚的重头戏,小品相声等语言类节目也成了头号靶子:丢了“讽刺之鞭”变得“和谐化”,不敢骂官场只取笑弱势 群体,不敢大胆讽刺只好让“低俗”进场……

“外面的人嫌节目不犀利,里面的人知道根本犀利不了。”执导了两届春晚,马东对这些批评和争议看得很开。“早期春晚更多的是艺术规律做主,现在更多是政治规律做主,这 个没有错,既然被这么多人关注,政治肯定要介入,毫无疑问。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。哪天大家都不看了,政治也不会介入了。”

2011年春晚之后,马东没有再写过相声,因为“不着那份急了”。

现在,这些与春晚有关的批评与争议都已远离马东,2012年8月,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马东从央视辞职,2013年初,他出任视频网站爱奇艺的首席内容官,负责节目采购和内容制作 。

这几年,马东一直在关注新兴传播渠道给媒体带来的巨大影响,比起有31年传统的春晚和更悠久历史的电视台节目,“网络和视频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娱乐方式,也影响了人们的生 活方式。”

 

附文

石林:小品不是玩意儿

 

“那时的语言类节目还是现实主义作品,对现实有关照与讽刺,不像现在,就把它当成一个博人一笑的玩意儿。”

 

中国周刊记者 李佳蔚 北京报道

 

石林最后一次参与春晚是2011年。

按照他的表述,这并不是一次愉快的经历:“有人找到我,我去说了一下就完了,因为大部分人处于一种‘盲目状态’,没法说,导演也苦恼。”

之前,石林参与过十一届春晚语言类节目的策划工作,做过四届春晚的总策划与总撰稿,与众多春晚总导演合作过。

对于近年来语言类节目的式微和缺乏讽刺,石林认为问题的关键不是审查,而是导演和创作人员是否具有选择讽刺点的能力:“要上下都痛恨的,领导反对,老百姓也不赞成。”

1996年,石林创作了小品《打工奇遇》,其素材来源于他看到的一则新闻:在四川,商家为了招揽生意,开起了“双枪老太婆茶馆”,可是仅仅是一个噱头,质量却跟不上,就是 贩卖包装糊弄顾客。

“这种现象在当时普遍存在,虽然为赵丽蓉量身订制,可仍然不能脱离社会矛盾,”石林本来想让赵丽蓉直接扮演双枪老太婆,可考虑到双枪老太婆是红色经典《红岩》塑造的经 典人物,不能拿红色经典开玩笑,就自我否定了这个想法,“从大的方面,还要关照歌颂我们的社会生活,最后把赵丽蓉设置成一个富裕了的农村老太太到城里来,学习管理大酒 楼的经验。”

《打工奇遇》获得当届春晚小品类一等奖,并奠定了赵丽蓉春晚第一代“小品王”的位置。石林说,直到今天,他去南方,在酒楼里,还会碰到有人唱“宫廷玉液酒,一百八一杯 ”。

“为什么快20年过去了,《打工奇遇》到现在依然有价值?因为那时的语言类节目还是现实主义作品,对现实有关照与讽刺,不像现在,就把它当成一个博人一笑的玩意儿,”石 林加重语气,重复了一遍,“玩意儿!”

“体制,官员腐败,永远不能涉及,必须回避。就算是讽刺,也要热讽,绝不要冷嘲,在笑声中纠正。现在出好东西,那就是瞎猫碰死耗子。为什么邹友开时代、黄一鹤时代出那 么多好东西?还是一个素养问题。”石林说。

“(语言类作品)需要高深的讽刺能力。”在石林看来,近些年春晚的语言类节目之所以备受批评,第一是水平高的喜剧作者太少,第二个是导演能力不够,努力错了方向。

在做了十一届春晚语言类策划的石林心里,“全国能够写出好喜剧作品的人,也就七八个人。”

他以《卖拐》举例:“这里面既有来自民间的何庆魁,还有中戏的龚凯波,这是一个组合。民间和学院派相结合,而不是互相不服。曹禺是一个戏剧大师,可是一个喜剧包袱也写 不出来,而老舍先生,幽默俯首皆是,这不是谁比谁好的问题。”

对于近年来语言类节目被反复修改,石林觉得相比于作品经受的审查,主要是“掌刀者心里没有底”:“好的作品大梁子一搭起来,几乎没有翻个的。一个好东西出来了,怎么可 以反复乱来呢。用行里话说,就是‘不是这里的事儿’。必然被人遗忘,必然出不了好东西,必然是悲剧。”

春晚三十多年,在石林看来:“春晚总导演的苦恼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。”

“苦恼还是寻找交叉点,要撇开上层的审视是不可能的,不出错与稳妥,是一直的事儿,这就需要找准分寸,找准那个点,找不到那个点儿,就躲,就弄夫妻,这几年夫妻类的节 目扎堆,回避现实生活,就单调无聊了。这样一来,更多的心思花在置境上,LED,形大内(形式大于内容),你这东西越大,那里面的瓤就越干、越小。”他说。

 

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周刊手机客户端


IPhone版   Android版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