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触摸到活的中国 发现中国的价值 读到自己的影子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封面故事】谁能独善其食  

2012-07-12 16:06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【封面故事】谁能独善其食 - 中国周刊 - 中国周刊官方博客

 老冰棍也不能吃了。

就在五月份,北京的《新京报》对一家老冰棍厂进行了暗访,“香精兑自来水”造就的冰棍,菌落总数和大肠菌群分别超标约1767倍和240倍。考虑到暗访记者看到厂里有老鼠出没,有专家估计,大肠杆菌的来源多半是老鼠的粪便。

5月份,就在我们制作这期关于食品自救的封面故事时,让人瞠目结舌的新闻不断爆出:在江西,黑心商贩用明胶和油酸钠制造猪耳朵;在北京,含有致癌物甲醛的鸭血流入老字号稻香村;在山东,生姜上被喷洒了明令禁止的“六六粉”来保鲜……

相形之下,其实老冰棍倒不算个大问题。它不是人们重要的食物。可它也能带来不一般的创伤。一元钱一根的老冰棍在北京颇为畅销,除了价廉,关键在一“老”字。这个冻得硬邦邦的玩意,一口咬下,真的有过去的味道——20年前,街头上最常见的就是这种只有冰和糖精的冷饮。

危险的食品不但戕害我们的健康,还戕害我们的心灵——连怀旧的权利都被剥夺——实在是可恼可恨。

如果不采取行动,谁知道这些危险的食品,还会干出些什么?

 

于是,人们开始行动了。正应了句老话: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

懂行的知道如何挑选安全蔬菜;有钱的专门购买有机食品;有闲又有钱的租块地自己种或者雇人种;有权的干脆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弄出个大农场,吃起特供来。

其实,这些神通不过一个道理——退出社会分工,直奔古旧的自给自足。换句更通俗的话,叫“吃独食”。

吃独食的兴起,本身是一个重要的标志——人们不再为一个共同的、合理的社会而努力。在食物上,这个合理的社会是,我们可以在市场上放心地购买各种食品,它可能味道不好,品质不佳,个头不大,但确保安全。

 

独食能吃多久?这实在是个问题。丧钟不会为一人而鸣,食物也不能独自安全。当空气、水、土壤被污染时,生产安全食品的难度将会不断增大。而破坏社会分工的结果,是生产效率的降低。如果独食足够安全,就会有更多人想加入,当更多人加入,就需要提高生产效率,提高生产效率就要足够专业,足够专业就要社会分工,独食就会变成正常的生产。如果正常生产能保证产品足够安全,当初,干嘛去生产独食?如果想保证永远只有一小部分人,能吃上口安全的独食,又将会引发社会对立情绪的增长。到时候,或许独食吃不到,饭碗也被打破。

 

严格说来,吃独食者,不过延缓了自己吃毒食的时间。但是它也会加速,就像几个跑得飞快的逃兵,会引发一支军队溃败。

在这组封面报道里 ,我们讲述诸多“食品自供”另一面的故事——在获得安全食品的同时,他们也步步艰辛。这些艰辛有些是技术性的,有些则几乎为宿命——在社会已经高度分工的今天,自给自足更像逆潮流而动。

 

50年前,日本也曾出现过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。那里的民众,没有挽起裤管自己下地种田,而是挽起袖子,推动社会公正的到来——他们监督政府严惩毒食生产者;推动合理生产模式的建立——联合小型专业生产者,为普通人提供可以溯源的安全食品。

在中国,也已经有人开始行动起来。他们不再划地而治,为一小部分人生产安全食品,而是充分尊重农民,试图重建农民和消费者之间的正常关系。

在今天,有能力吃独食者,也可被视为能力超出常人者。不论这能力来自个人的实力还是公权力,他们比普通人更能改变社会,也更应该做些什么。

这绝非虚幻的社会责任,而是被一个更大逻辑圈的现实所逼迫:在食品安全上,没有人能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   (徐一龙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0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